www.xdanger.com Thinking up makes looking up ...

中美逆差·贸易摩擦·选票政治

  2003年11月到12月,中国连续派出两个“采购团”赴美。12月22日,中国采购团在休斯顿与美方签署了总价值3.2亿美元的氧化铝采购合同,这是这批采购团此次访美签署的总值达24亿美元的最后一笔合同。连同上一个采购团签署的65亿美元合同,在短短一个多月时间内,中国主动削减美国对华贸易逆差近90亿美元。



  □丁斗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
  国际贸易的“大同”境界是自由贸易,自亚当·斯密以来的经济学主流一直坚持:只有自由贸易才能最大程度地提高社会总福利。美国是战后国际贸易体系的倡导者,然而,自1980年代以来,随着美国经济实力的绝对下降和美国企业国际竞争力的相对下降,美国却蜕变成打着“公平贸易”旗号去践踏“自由贸易”原则的国家。

  选票政治与利益集团
  理论上,受过高等教育的美国政治家不可能不知道自由贸易优于保护贸易,但是,一方面,他们要为谋求美国利益长袖善舞,而美国利益是由各个不同的集团,主要是经济集团利益构成的,在美国企业国际竞争力相对下降的时代里,那些商业集团的经济利益很可能是相互冲突的;另一方面,政治家们要赢得竞选的胜利,必须讨好某些特殊经济集团,如果这些经济集团能够提供相当的经费并进而要求政治家们采取他们欢迎的某种经济政策,那么政治家们也乐意为之,即使他们心里知道这些政策会牺牲国内一部分公众和其他国家的社会福利。这就是美国贸易政策制定中的选票政治,它的特点也就决定了美国贸易保护政策往往是逢“场”作戏,具有一定的摇摆性。
  在美国经济裹足不前、工作岗位纷纷流失的今天,工会主义成了美国政客们挂在嘴边的最大“政治”。布什政府对中国出口纺织品实行“临时紧急保障措施”的配额限制,并对出口美国的中国彩色电视机征收反倾销税,在很大程度上是出于讨好中间选民州的政治考虑。
  因为,那些传统的制造业州往往是中间选民州。布什清楚地记得上次总统大选时他险胜戈尔的尴尬情势。知情人称,如果当年克林顿政府采取更有力的措施来保护美国钢铁制造业,那么戈尔就会赢得关键的西弗吉尼亚州的选票。
  在布什执政的3年内,美国流失了至少260万个工作岗位,失业梦魇一直困扰着美国人。美国政客需要替罪羊来化解国内日益高涨的不满情绪。中国是美国最大贸易逆差来源地以及美国重要的海外投资地,这使其成为再“合适不过”的美国政治牺牲品。
  中国商务部副部长马秀红11月访美时表示,如果美国企业对中国市场抱积极的态度,美国对华出口会大幅增加。意思是,只要美国耐心一点,逆差很快会缩小。对此,25日的《华尔街日报》评论说,总统大选在即,美国人怎么耐心的下来。

  “流失”的工作与中美逆差
  按美方统计,2002年美国对华贸易逆差为1031亿美元,占美国对外贸易逆差总额的21%左右,主要来源于服装、纺织品、玩具和机电产品。按照美国纺织业全国协会的说法,自2001年以来,美国纺织业丧失了30万个工作岗位,而中国是造成这种状况的“最大因素”。美国纺织制造业研究所甚至提供了更耸人听闻的“假设”:如果中国占据美国纺织品75%的市场份额,那么美国纺织业将流失几乎所有的工作岗位,造成1300家纺织企业倒闭。
  这种夸夸其谈连美国舆论也看不过去。纺织业是美国的夕阳产业,其周期性衰落并非缘于现时的中国产品竞争,而是已持续了40多年。美国一个制衣工人时薪约为20美元,怎能具有国际竞争力呢?这本是美国在全球化过程中如何调整自身产业结构的问题,然而某些人却视之为捞取选票的大好机会,指责中国成为某些政客的时尚政治秀。
  热门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韦斯利·克拉克跑到南卡罗莱纳州的一家工厂,声言为美国工作岗位的“出口”感到悲哀,并抛出一个动议:雇主每雇佣一个工作超过两年的工人,可以得到政府1万美元的税收豁免。民主党9位总统候选人中的多数人士,都公开批评美国政府对中国和其他贸易伙伴态度软弱,从而导致了制造业工作岗位的加快流失。
  近一个时期,美国国会已提出6项与中美贸易有关的强硬议案,其中最苛刻的一项议案是:如果中国政府不采取措施升值人民币,则美国将对中国进口商品征收高达27.5%的关税。
  纺织业是劳动密集型产业,美国纺织业以中小企业为主,因此缺乏足够能力将之转移海外。而那些大型跨国公司,则对中美贸易逆差无甚怨言。在那些大制造商、大银行、大服务供应商等美国公司眼里,中国是大把赚钱的机遇、而非威胁。这些跨国公司按照成本最小化的原则在全世界组织它的产业链,而劳动力价廉质高的中国则是他们最理想的生产车间。

  逆差与争吵所掩盖的
  美国市场上的很多被认为是“中国制造”的商品,实际上是美国跨国公司从它的中国工厂里生产的、或是从中国采购的。例如,全球最大的美国零售商沃尔玛2002年在中国采购了大约100亿美元的商品,相当于美国对华贸易逆差的 1/10;中国的西安、成都和沈阳都有生产厂为波音公司制造飞机零部件。实际上,中美贸易中的很大一块蛋糕,就是美国母公司与美国在华子公司之间的贸易。
  对中国大举投资的这些美国跨国公司是中美自由贸易的受益者,在中国累积了大量财富,自然愿意为中美经贸关系的稳定发展做贡献。它们对美国政府和国会形成了强大的压力。2000年国会通过对华永久最惠国待遇,正是这些由数百家公司组成的企业联盟给了那些议员们最大的支持。
  在现在的美国对华贸易指责声中,他们之所以似乎还保持沉默,一是因为他们估计中美贸易摩擦目前尚没有明显损害他们利益,而且最终会不了了之;二是因为在美国经济衰退的大环境中,那些因进口竞争而失去工作岗位的“弱势群体”的大声抱怨很容易获取普遍的政治同情,这些跨国公司不愿意在这个时机做出可能损害其公共形象的举动。
  目前,美国政府对中国进口家具反倾销的调查已进入实质阶段。美国家具生产商联盟声称,中国进口家具正在摧毁美国家具产业,3.4万人在过去的两年半失去了工作。而美国零售协会则针锋相对,反对美国政府对中国输美家具实施反倾销。它的理由简单明了:如果美国政府对中国家具加征关税,将使美国市场此类产品价格上涨两倍左右,损害零售业和消费者的利益;而且即使美国减少从中国进口家具,由于美国家具制造业的衰落,美国还要从其他国家扩大进口。
  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只会暂时地缓和那些美国夕阳产业工人的失业窘境,但是它却真真切切地造成中国工人的失业。据中方统计,在中国纺织行业788.9万从业人员中,48.9%的职工生产是用于出口。而且,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也会伤害那些同中国输美产品相关联的美国行业,造成那些行业的工作岗位的流失。今年头九个月,美国从中国进口了107亿美元的纺织品,而中国采购团最近一次就从加利福尼亚州购买了5亿美元的棉花。中国市场吸纳了美国出口棉花的三分之一以上。如果中国纺织业出口萎缩,那么中国也就缺乏能力再购买美国的棉花。
  温家宝总理12月8日在出席纽约美国银行家协会举行的午餐会上指出,中美在经贸领域相互依存、互利共赢、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格局已经初步形成。目前,美国是中国的第二大贸易伙伴,中国是美国的第四大贸易伙伴和第六大出口市场。过去3年中,美国对中国出口增长了62%,但对世界其他地方的出口却下跌了9%。中国经济增长对美国经济的恢复和发展越来越重要。中美贸易关系已从 1990年代的不对称的相互依赖转变为对称的相互依赖,这种贸易格局决定了中美两国只能从平等的对话和磋商中逐渐缩小摩擦。美国政治家需要“拿出战略的眼光和战略的勇气”来克服美国选票政治的狭隘。

Related Posts

This site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