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xdanger.com Thinking up makes looking up ...

人民币问题:他们不懂,也不想懂

  西方世界简单地将中国货币政策与其本国制造业衰退假设为直接的因果关系。这是西方世界对中国经济的全盘误读,就连美国财政部长斯诺在9月3日与温家宝总理会见时也说———


  □本报驻沪记者 王丰
  埃文斯的战争
  9月15日,美国商务部部长埃文斯宣布:在商务部内部成立一个不公平贸易行为特别调查小组,对非法倾销以及补贴等反竞争的行为进行调查,进一步讲,新的特别调查小组将加快美国公司对外国竞争者的申诉过程,并留意反垄断行为的早期迹象,如政府对商品进行补贴等。
  埃文斯说:“美国政府将为自由贸易而战”,他认为,美国制造商可以和任何国家的白领及蓝领竞争,但不会与采用不公正手段的对手竞争。
  据悉,白宫此举主要是为了表达对制造业疲软局面的关注。迄今为止,美国制造业已经连续裁员37个月,自2000年7月至今,制造业公司已经累计裁员270万人。
  埃文斯同时强调,他计划11月份在中国进行大约一周的访问。
  中国市场在美国看来一直是美国制造商最大的心病。过去6个月中,埃文斯及商务部其他官员与全美多个行业的制造商举行了会晤。他在演讲稿中称,会晤期间,没有一个国家像中国那样引起如此多的担忧,其中涉及从无法充分进入中国市场到诸多领域缺乏公平竞争环境等问题。
  事实上,埃文斯高调出场之前的9月9日,一批来自共和、民主两党的国会参议员提出了一项法案,要求对进口自中国的产品一律征收27.5%的关税。该法案的发起人称,这一关税水平与人民币币值的低估幅度相一致。
  紧接着,美国34位众议员宣称支持对中国实施惩罚性关税。美国宾州众议员费尔·英格利士是提出该议案的议员之一。他在一份声明中称:“现在是美国国会认真考虑人民币汇率问题并对中国采取更为强硬立场的时候了。”
  这一法案规定,一旦美国总统布什能够证明人民币的汇率已由市场来决定,他就可以取消该法案中的惩罚性措施。这一法案在生效前有180天的宽限期,以便财政部官员有充足的时间与中国政府就改革人民币汇率问题进行谈判。
  此间公布的美中贸易数据,看起来加重了埃文斯的语气。2003年7月份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扩大了13.5%,由6月的99.9亿美元增至113.4亿美元。7月份美国从中国进口总额达到134亿美元,是历史最高的月度进口额。
  另据中国商务部网站上公布的数据,今年1至7月,中国从美国的进口额较上年同期增长了33.2%,这一时期中国对美国的出口也较上年同期增长了33.4%。
  美国制造商抱怨中国的人民币钉住美元的汇率制度人为造成了人民币的疲软,使美国对华出口减少,贸易逆差扩大,而且导致美国工厂大量裁员。
  抱怨人民币汇率被严重低估的人,简单地将中国货币政策与其本国制造业衰退假设为直接的因果关系,事实上,对于这一点,国际主流的声音是,“他们不懂经济或经济学”。即便是2003年9月3日,美国财政部长斯诺在与温家宝总理会见时,也说:“他们不懂,也不想懂。”
  不过,斯诺是美国总统布什的代言人,而布什又是美国制造商协会及工会组织的代言人,9月11日,美国财政部部长斯诺发表声明称,浮动汇率制将是本月20日-21日在迪拜召开的G7财政部长会议的首要议题。

  全球化的另一个答案
  现在看来,目前正在演进的这场逼迫人民币升值的浪潮,归根结底是西方制造业与中国制造业竞争扩大化的体现。
  而进一步究其根本,埃文斯此番的“美国制造商可以和任何国家的白领及蓝领竞争”听起来更像一个童话。
  始于上世纪90年代初的全球化浪潮,为美国创造了全球市场及信息化繁荣之外,制造业向中国转移也是全球化的答案之一,现在的情况是,美国得到了对自己有利的答案之后,并不愿意承认另一个答案———劳动密集型制造业抑或随之展开的资本密集型制造业向中国的转移。
  在过去的一两年,中国更像一个制造业经济要素的大盆地:在成为主要轻工业品制造基地之后,作为产业链上端的重工业品制造业也加速向中国迁徙。
  基于劳动力成本及市场需求的带动,国外产业资本加速转移至中国的另一个后果便是,相同产业在跨国公司本国资产贬值。
  不协调发生了,跨国公司的资本转移与其本国的劳动力转移的速度及数量并不匹配,不匹配的那部分本国劳动力如果不能及时进入服务业,结果就是失业。
  对于劳动力成本,埃文斯也作此表达:尽管通过降低成本和实现自动化,制造业的生产率已经大幅提高,但制造商们表示非生产支出束缚了他们的手脚(提高了生产成本)。
  固定设备部件生产商DialMachineInc.的总经理安德伯格表示,环境保护、员工的医疗保健等都是美国公司依法必须顾及的,目的是为了对员工提供保护,这并没有错,而且有助于维持较高的生活水准,但这对美国公司来说是一笔支出,而竞争对手却不需要承担这种支出。
  事实上,对于造成本国制造业工人失业的原因,还有重要的一条是劳动生产率的提高。据美国政府的统计,过去的3年间,由于劳动生产率的提高,100万人失去了就业岗位。
  他们无法对电脑或信息技术施压,现在想找人民币作为发泄对象,并且宁可钻这个牛角尖,政治角斗的现实为其提供了环境。
  正如一位观察家所言,人民币汇率问题确实是中美贸易不平衡的原因之一,但绝非主要原因,埃文斯错在没有抓到主要原因,或者干脆不想抓住主要原因。
  一位美国高级贸易官员上周四在世界贸易组织墨西哥坎昆会议发表谈话时表示,中国的汇率对美国制造业的负面影响并不是太大,他说其他一些因素才是制造业问题的症结所在。
  对此,高盛集团亚洲区董事总经理胡祖六认为,在珠三角、长三角,大量的民营企业都是出口型的企业,也是中国新增出口主要来源。这些企业的产品出口额与人民币汇率的关系非常小,几乎看不到什么影响。
  而作为反证,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教授哈伯德撰文指出,钢铁进口关税每保住一个钢铁行业的就业机会便同时导致3个制造业工人失业。这位布什经济顾问委员会前主席称,将制造业失业问题归咎于人民币既无说服力(经不起推敲),同时也是一件不幸之事。
  从时间上看,过去10年来,因为人民币跟美元挂钩,美元是强势美元,人民币从汇率上来说是吃亏的。只因过去十几个月来,美元贬值,所以中国人民币跟着贬了一点,不是中国出口强劲的主要原因。

  G7会议悬念
  从近期看来,欧盟对中国货币政策的不满情绪也日益高涨,并逐渐在给中国施压。
  据悉,欧盟现任主席国意大利将在本周六于迪拜召开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会议上提交一份文件,阐述欧盟在汇率问题上的立场。
  9月12日,意大利财政部长朱利奥·特雷蒙蒂表示将对中国采取行动。他称,正在考虑对中国采取行动,但还没有决定具体的行动内容。
  与此同时,欧盟对外关系委员彭定康指出,欧盟对中国的贸易逆差达到470亿欧元,是所有贸易伙伴中最大的,其中一个因素就在于人民币的疲软。
  欧洲中央银行行长德伊森贝赫在9月13日与欧洲各国财政部长会谈后表示,部分亚洲国家实行的与美元挂钩的固定汇率制度产生的优势给欧元带来了不应有的负担。
  德伊森贝赫上周末的讲话表明,G7会议于本周在迪拜召开之前,欧元区各国已开始就人民币及其他亚洲货币升值问题达成共识。
  中国央行发言人本周一再次阐述了将保持人民币汇率稳定的立场,这是对德伊森贝赫的回应。
  中国自1994年起将人民币汇率固定在1美元兑人民币8.28元。对这一政策持批评态度的人称,人民币被严重低估,这有助于中国公司的对外出口,并使得进口商品价格较为昂贵。
  对于一个发展中国家而言,重要的并不是汇率高低,而是汇率的稳定,而由于中国目前已成为全球重要的市场之一,其经济的高速增长对全球经济尤其是西方国家经济影响甚大。
  既然中国的发展不可有闪失,高盛集团亚洲区董事总经理胡祖六认为,稳定的汇率可以提供一个稳定的环境,同时为国内金融体系改革赢取时间。
  面对欧盟发出的向人民币施压的声音,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克勒9月12日在华盛顿对新闻界表示,该组织反对就人民币汇率问题对中国施加压力。
  针对近来在一些国家出现的有关人民币是否应当升值的争论,克勒阐述了基金组织的立场。他说,基金组织不应当参与对中国施加压力,不应当强迫中国在人民币汇率问题上作出违背自己意愿的决定。
  当然,之所以美国、欧盟近期态度趋于强硬,确实缘起于现实的原因,对于中国而言,这个原因非常棘手———中国的外贸区域性失衡。
  据中国海关统计,1-7月,中国对美顺差达287亿美元,对欧盟顺差达80亿美元,因而面临美欧的压力。而同期中国对韩国的贸易逆差为121亿美元,对日本是85亿美元,对东盟的逆差则达到80亿美元。
  据此,有评论认为,日本并无理由要求人民币升值,其他如韩国及东盟等也应对中国持同情立场。也正因为中国经济快速发展,创造了30%的进口增长,才令东亚的经济出现了明显复苏。

Related Posts

This site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