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xdanger.com Thinking up makes looking up ...

谭嗣同与菜市口

  □陈一鸣

  戊戌变法过程中,谭嗣同至少有三次机会可以从菜市口边缘全身而退。
  第一次机会来自于父亲。1898年9月5日,光绪帝授谭嗣同四品“军机章京”,当时其父谭继洵已升任湖北巡抚。对于谭嗣同的处境,一生为官的谭继洵自然洞若观火,他曾三次去信对谭嗣同晓以利害,命其退出变法,以避“杀身灭族”之祸。对父亲的规劝,谭嗣同毫不妥协。
  第二次机会来自于梁启超。袁世凯告密后,9月21日慈禧发动政变,囚禁光绪皇帝,临朝“训政”,下令逮捕维新派。大势已去,梁启超劝谭嗣同一起出走日本。谭嗣同执意不肯,他对梁启超说:“不有行者,无以图将来;不有死者,无以酬圣主。”

  梁启超避居日本使馆之后,日本使馆方面表示可以为谭嗣同提供“保护”,这是最后的机会。谭嗣同坚辞不受并傲然宣称:“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此之所以不昌者也;有之,请自嗣同始!”
  1898年9月24日,谭嗣同在“莽苍苍斋”被捕。四天后,谭嗣同在菜市口法场就义,同时遇害的还有林旭、杨深秀、刘光第、杨锐、康广仁,并称“戊戌六君子”。
  谭嗣同平素喜欢结交豪侠,作风血性义气,但其视死如归的气概绝非出于江湖之勇。如果说谭嗣同走上菜市口之前还有什么牵挂,那也就是后人们是否为他的鲜血所激励了。在刑部狱中他给梁启超的绝笔书中写道:“嗣同不恨先众人而死,而恨后嗣同死者虚生也。啮血书此,告我中国臣民,同兴义举。”
  “有心杀贼,无力回天;死得其所,快哉快哉!”听着谭嗣同在菜市口法场上气壮山河的遗言,围观的群众心里是怎么想的呢?
  传说宣武门箭楼下吊桥西侧原立石碣,上书“后悔迟”;而菜市口附近有一牌坊,上书“国泰民安”。从刑部大牢到菜市口的途中,谭嗣同应该都会看到,而“后悔迟”与他无关。
  谭嗣同的生所与死处竟近在咫尺,想来1898年9月18日夜,谭嗣同独自到法华寺争取袁世凯支持,必定曾路过菜市口。现在沿菜市口大街右手往南,离菜市口几十步远的路边高坎儿上,有一簇绿油油的瓜架,瓜架后就是落寞的谭嗣同故居——浏阳会馆“莽苍苍斋”。没理由进去,那里现在是私人住宅。
  菜市口路南的米市胡同中,南海会馆康有为故居还在,门面气派得很,想来当初广东既得风气之先,也已比较富裕。

Related Posts

This site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